五一勞動節:政府徵囤房 !青年有房住 !

2014五一勞動節 青年住不起,政府徵囤房 !青年有房住!

雙張會為政府騙選票,幫土豪騙鈔票  

五一勞動節: 行動 政府徵囤房,青年有屋住
五一勞動節: 行動 政府徵囤房,青年有屋住

台北市房價所得比高達15倍,讓低薪青年勞工買不起房問題全球第一,而服貿也將使陸資更容易進入台灣房市炒作。郝江曾說自己小孩也買不起房,此說迴避自身即政策制定者之責,使青年受雇者覺得矯情噁心。

日前財政部長張盛和與台北市副市長張金鶚高調見面,看似展現政府打房決心,實則噱頭百出,只打囤房、不打養地;只打投資客、不打土豪;甚至是幫台灣土豪合法掠奪國有土地,幫政府騙選票。

我們對雙張會五大共識的批判如下:

一、雙張會是幫政府騙選票、幫土豪騙鈔票:

房價居高不下、怨聲載道,國民黨無論在2014或2016選舉,都是危機重重,房價降三成的打房行動,實為刺激買氣,解決目前生產過剩空屋過多,建商財團資金被套牢的問題。另外,中產階級在七折房價下心動,因而進入房地產市場遊戲,這效果會在年底大選時反應出選票回流藍營現象,只要過了選舉後,這種房地產將會進入泡沫化的重複循環;這等於幫財團騙鈔票、幫政客騙選票。

二、土地才是關鍵–國土活化與力推都更,讓土地資源更集中少數土豪之手,更炒高房價:

都市土地有限,是無法重製再生的壟斷性商品,房價高漲來自於財團的養地炒作,台灣土豪擁有土地、開發土地,無限獲利[1]!但雙張會只講打房,絕口不提處理土地被囤積被少數人壟斷的結構性問題。

雙張所力推的活化國土與都更策略,都是讓財團土豪可以在零負擔的狀況下,藉由銀行低利放款,接收國家[2]與小地主所釋出的土地資源,土豪挾開發強權,大拿都更容積獎勵,雖合法卻不合理!「國有地活化」事實上等於是「國有地財團化」。

三、稅基不碰,雙張打房打假球:

合理稅制本就是藉公權力進行所得重分配,減低貧富差距的最有效工具。但雙張僅是「奈米」微調稅率,對台灣土豪根本不痛不癢,並且轉手就將加稅成本轉嫁消費者,真正因為加稅而「懲罰」到的,其實是小資本的投資客,可謂打蒼蠅(投資客)不打老虎(財團土豪)。

雙張雖就房屋稅率達成共識,但面對房屋稅的課稅基準–「房屋評定現值標準」[3]–偏低的問題,張盛和推說,修正稅基是地方政府的職責,而張金鶚說中央要負起稅率修正的職責。雙方就這樣上演著推拖拉劇碼,雙張連打囤房都打得不徹底。

政府不碰稅基變革,過去還長期使用一連串減稅動作,更有利財團累積財富。如民國98年,政府將遺產稅從最高稅率50%降為10%,台商資金大量回流,競相購買台北豪宅,進行炒房。

以及,踩在「漲價歸公、還利於民」的概念而制定的土增稅,早在民國66 年開始,就從課徵80%的高稅率就一路降至目前的為 20%、30%及 40%稅率。這些修法動作都是讓養地囤地者在持有與交易過程能被課以輕稅賦,而使其能以錢滾錢大玩資本的原因。

我們要求【釋放空屋,人人住得起】

一、由政府自建只租不賣的非營利公共住宅(Public Housing)

由政府自建公共住宅,公共住宅精神在於只租不賣、租金所得比不得高於薪資二成,且具公共性的非營利性住宅,就應設址在如華光、空總等交通便利的市區,並非像現在不斷把勞工往城市邊緣驅趕,如淡海或桃園航空城等,要勞工承擔往返市區工作的交通成本。

二、居住權大於所有權,公權力應徵收財團囤房

居住是人民的生存權,這是遠遠大於台灣土豪所有權的擴張需要。荷蘭、西班牙、英國和美國等國外佔屋運動盛行。甚至,荷蘭政府規定,只要屋主持有空屋超過1年,且被查到後仍沒有立即使用,則佔屋者就可以使用。

因此,我們要求政府應該對於現有囤房現象,祭出限期內不釋放者,就由政府強制開放使用權,或甚至予以徵收。 

————————————–

[1] 就以華固建設天母案為例,當初華固取得原天母聖道兒童之家土地後,藉由「台北好好看」,共獲得430%的容積獎勵。使其原1729坪的土地變身為14335坪的總樓地板面積。華固原初以70.28億元取得土地,之後將獲利到286億7千萬元。這麼龐大的獲利市場,政府卻呈現癱瘓狀態。

[2] 目前雖然停止出售國有地,但常見利用BOT、標售地上權等方式,變相賤賣國土。

[3] 「房屋評定現值標準」也是政府在贈與稅、遺產稅、不動產交易所得、租賃所得稅等計稅的基準。

*台灣空屋率甚高,現有空屋量69萬(19.3%),台北市有6.85萬戶空屋,占區域整體住宅比率約7.81%;新北市有11.91萬戶,佔區域整體住宅比率約7.89%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