瓏山林以人頭搶士林官邸地上權遭輕判news

瓏山林遭輕判 民團痛批

2014.08.20 11:27 am  陳正興【聯合報系攝影中心╱即時報導】

瓏山林以人頭戶,壓低「地上權成本」購買士林官邸附近土地遭法官輕判,人民民主陣線成員上午在司法院前表演行動劇抗議,要求徹查瓏山林企業所有建案,並請民眾一同執法、監督、糾舉所有借土地謀取暴利的土豪名單。

● 新聞來源:http://udn.com/NEWS/BREAKINGNEWS/BREAKINGNEWS1/8882833.shtml


 瓏山林3大賤招 5大低成本

2014年08月21日 04:10 林偉信/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人民民主陣線昨日公布瓏山林建設囂張玩法,炒房、炒地的3大賤招及5大低成本牟取暴利的方式。3大賤招分別是以自家的聯邦銀行取得貸款信託,假人頭取得土地主導權,律師群跟政府打官司;5大低成本為取得成本低、養地成本低、營造成本低、交易成本低、犯罪代價低。

人民民主陣線發言人李燕指出,瓏山林建設長期利用法律與稅制的漏洞,牟取土地暴利,成為台灣最大的土豪。

經分析後發現,瓏山林以3大賤招從事土地壟斷投機,再蓋房後炒高房價,獲取不法暴利。

利用自家銀行圖利

3大賤招第一步,就是以自家聯邦銀行,取得地主信託或貸款,圖利一條鞭;第二步則利用土地法漏洞,以假交易灌人頭,最得土地主導權,最後一招就是,砸錢聘用專屬律師,死纏爛打和政府興訴,逼迫行政法院作成有利的判決結果。

此外,李燕表示,瓏山林以5大低成本,巧取豪奪獲取不法暴利;5大低成本即用低價取得土地開發權,然後將養地坐收土地增值利益,等到土地被炒貴後,再以低營造成本蓋房,高價售屋大賺黑心錢。

牟取暴利有恃無恐

她指出,由於土地稅制不公,瓏山林以遠低於市價的公告現值,上繳土地增值稅,讓不動產交易成本降到最低;此外,林鴻堯黑心牟取暴利,卻只被判刑4月,易科罰金12萬元,在這種犯罪代價低的情況下,讓瓏山林有恃無恐,繼續囂張牟取土地暴利。

● 新聞來源:http://money.chinatimes.com/news/news-content.aspx?id=20140821000885&cid=1210


林榮三么子輕判 民團鏟土豪

2014年08月21日 04:10 林偉信/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么子、瓏山林建設董事長林鴻堯,以灌人頭假贈與方式,欲牟取土地暴利60億元,卻被輕判4月、易科12萬元定讞,引發人民怒火。人民民主陣線發起「鏟土豪行動」,昨前往司法院前抗議,呼籲政府徹查瓏山林所有建案,落實執法、從重量刑。

人民民主陣線昨在司法院前,先以行動劇嘲諷瓏山林的貪婪惡行,1個頭載虎狼面罩的抗議成員象徵林鴻堯,將手伸向龐大的土地開發利益,但法官輕判,根本無法管得住這種惡狼,讓這種土豪劣質建商,繼續目無法紀,玩法弄法,侵吞人民土地。

人民民主陣線成員隨後高喊口號,怒吼「土地暴利」就是「違法牟利」,法官輕判林鴻堯是無法可辦還是不辦?他們質疑我國法律對於藉土地謀暴利,是否真的已經到無法可管的地步?如果法律體制已經失靈,人民還可以怎麼辦?

抗議行動發言人李燕指出,依據《平均地權條例》83條規定,從事土地壟斷、投機者處3年以下徒刑,而林鴻堯正是符合這種犯行,法官理應以此條例,將林重判,讓他入監服刑,而非以偽造文書罪輕判,讓林可易科罰金。

李燕表示,「鏟土豪行動」是反對土地成為商品,反對現今土地暴利竟是合法牟利,人民不同意這樣的結構繼續存在,他們要求司法院在其「革新司法制度,提高裁判品質」的自我期許下,落實人民的要求,應重判林鴻堯,以杜絕土豪炒地、炒房歪風。

此外,李燕也號召全國人民糾舉清查,包括瓏山林建設在內,藉土地暴利的土豪罪犯清單,讓全民及有關單位,以「平均地權」精神,嚴懲土地暴利罪犯,重建居住正義。

● 新聞來源: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822000927-260109


 打假球與瓏山林案重創司法公信

2014年08月22日 04:10  中時社論

台灣司法在民間的公信力始終偏低,最近又有兩起刑事案件判決受到輿論注目,其量刑用法的道理何在,令人不可理解,司法公信力再度受到重創。

一是社會喧騰一時的職棒假球案,兩位前職棒球星陳志遠與張誌家,一審分別遭到重判2年6月、2年2月,二審高等法院院合議庭認為此案涉及的罪名只是詐欺取財,而且兩人已難在職棒乃至棒球界立足,將其刑度大幅縮減為6月、4月,而可易科罰金16萬2000元、12萬元宣告確定。

另一案則是瓏山林公司負責人林鴻堯為開發士林區一塊土地,由於無法取得其他共同所有人的同意,竟將土地陸續假贈與給公司員工及友人共13人,每人持分土地微乎其微,再向地政機關申請地上權登記,設定地上權給瓏山林公司,以達到目的。台北地院依偽造文書罪名判處林鴻堯4月徒刑,同案被告13名人頭,則各判處2月徒刑,均可易科罰金,用最低標準折算。台灣高等法院駁回檢方上訴,全案定讞。

這兩個案子,法院判決令人難以理解的地方很多,至少有下面幾點:首先,職棒因為涉及賭博而打假球,已經不是第一次。棒球是台灣社會的摯愛,也是最有本錢在國際上爭勝的項目。職棒則是培養優秀球員的事業,為了賭博打假球堪稱是職業運動的殺手,會對棒球運動帶來毀滅性的影響,一而再的醜聞也使得台灣棒球的國際聲譽蒙羞。受害者並不只是個人而已。詐欺罪最重刑度是5年有期徒刑,高等法院輕判可以易科罰金,因為球員是被逼迫或利誘而打假球,受威脅還有可說之處,連受到利誘也可以成為從輕量刑的事由,就離譜了。詐欺罪的罪犯誰不是受到利誘!這樣的說詞能讓民眾信服嗎?

高院法官又說詐欺罪的法定刑度本來就低,難以重判。可是詐欺罪最重可以判到5年徒刑,地方法院可以判到2年,高等法院則判6個月易科罰金,究竟有何道理?是在鼓勵球員打假球嗎?法官量刑完全欠缺標準,對比兩審的判決,誰又看得懂呢?

瓏山林的土地開發案就更離譜了。家學淵源的奸商,為了開發土地牟取重利,利用職務優勢讓屬下擔任人頭,透過假贈與低價設定地上權、偽造文書的犯罪手法,真少數變成假多數,一個人就可以使得不同意處分共有土地的真正多數共有人,無法阻止他和人頭共同形成的假多數處分土地,達到轉而牟取暴利的目的,豈不可惡?法院在判決書中指出偽造文書是侵害社會法益的犯罪,也就是說林鴻堯的犯罪行為足以動搖土地登記制度的公共信用,然而法院所判的刑度相當嗎?

其實就本案而言,追究偽造文書罪責只是看到了手段違法,還沒掌握到犯罪行為的本質。為了此案到司法院門口抗議的社會運動團體指出,平均地權條例規定「以經營土地買賣,違背土地法律,從事土地壟斷、投機者」的犯罪類型,竟被司法部門忽略,已直指本案判決不當的核心。

即使單就偽造文書而言,法院判決也已明白指出:該土地「價值不菲」,「林鴻堯僅為瓏山林公司日後開發建案一己之私」,以假贈與來「破壞地政機關對不動產交易資料管理之正當性」,其事後否認犯行的態度,「猶無悔意」,說得如此之重,卻判得如此之輕,是何道理?

怎麼說是輕判呢?沒有多大好處的人頭判2個月,取得暴利的主使者判4個月,可以易科罰金,輕不輕?買賣土地的暴利動輒以千萬、億元計,法院的罰金卻用最低的額度計算,一天一千元,12萬元就沒事了,和被逼迫打假球的球員一樣,甚至還輕些,輕不輕?打假球案還是地院重判,高院減輕;偽造文書取得土地暴利案,則是從地院到高院一致輕判,夠不夠輕?

看起來疾言厲色的法院判決,量刑時卻是避重就輕,就不怕啟人疑竇嗎?憑什麼重建司法公信力呢?此中究竟有什麼蹊蹺?

在台灣,棒球是國球,平均地權則是已經寫成法律的公義社會理想,受人愛戴的職業球星卻打假球讓台灣的觀眾傷心,奸商則用偽造文書的違法手段、投機壟斷抄地皮,法院則明知可惡,卻還用莫名其妙的判決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到底是為什麼呢?

人人愛台灣,但可以用這種方式愛嗎?

● 新聞來源:http://money.chinatimes.com/news/news-content.aspx?id=20140822000927&cid=1206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