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2地方法院開庭審鄧文聰

【1002地院】資本家掏空幸福,法院應重判鄧文聰,地檢署要交代為何不起訴

[ 2015年10月2日地方法院前行動 ] 資本家掏空幸福、國寶人壽 不應全民買單,法院應重判鄧文聰,地檢署要交代為何不起訴

幸福、國寶人壽掏空案發展至今,人民除了賠付303億與送出四項優惠措施給國泰人壽,我們老百姓一無所得。如今只剩司法這道防線,端視法院如何重判鄧文聰,並把贜物、贜款要回來!


司法要重判鄧文聰 要討回贜物,贜款 拒斥政治黑手介入
去年,地檢署偵辦鄧文聰,理由是疑以掏空幸福人壽海外資金,購買台北市信義區D3土地,涉嫌違反保險法一案,今年9月台北地檢署以罪證不足不起訴處份。試問,不起訴的理由可曾付諸公眾評論?荒謬的是,偵辦本案的台北地檢署、移交此案的金管會,對此損害納稅人民權益的重大案件,連對社會說明的新聞稿都付之闕如。

特偵組半路殺出,以偵辦馬英九政治獻金案為由介入幸福人壽掏空,卻在今年6月18日以「積極證據不足」為由,簽結政治獻金案。如今只剩7月30日偵結起訴海外掏空洗錢兩案,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提起公訴(即今日開庭案)。

而特偵組提起公訴後同日,台北地院金融庭法官江俊彥召開接押庭,卻出現罕見的不公開審理,是何原因?自本案爆發,黑影幢幢,今天我們只能說司法是我們最後的防線,而今能不能為我們要回贜物,贜款,是老百姓檢驗司法的標準!

人民民主陣線具體要求司法機關,對於鄧文聰海外掏空逾120億元、掏空信義計畫區精華土地逾100億元,共220億元,全數追回後應繳交國庫,以償還金管會用全民納稅錢幫幸福人壽墊支的303億。

並要求法院,應記取日前法官無故縱放鄧文聰,以及特偵組草率簽結鄧文聰掌握馬英九選舉帳冊乙案的教訓,別讓鄧文聰藍綠通吃的政商後台的黑手介入司法。
20151002地方法院開庭審鄧文聰
最後,為什麼說司法已成最後防線?只要細數金管會、立法院作為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行政部門(金管會)自居金融警察,無視劫掠寧、可賠付
金管會稱幸福、國寶人壽於 2005、2006 年起,帳面出現負值,金管會稱,從接管到賠付,均依法行政。
所謂依法行政,對照資料來看,就是鄧文聰 2008 年任幸福人壽董事長,兩年之間,帳上淨值從負 17 億變成負 180 億,虧損竟翻過 10 倍,2010 年負 222 億,2014 年負 239 億。金管會作為監督管理單位,只做了2008 年裁罰幸福人壽450萬,2011年裁罰360萬,2013年1200萬。(以2010年的罰金為例,不過是負債的0.05倍)

待各方紛起追究,金管會主委曾銘宗聲又稱,已對鄧文聰掏空的資料保全,並對鄧文聰以贜款購買的土地,採取必要措施。所謂「必要的措施」,如今看來,就只是把資料移送地檢署。

20151002地方法院開庭審鄧文聰_7925
立法部門(立法院財委會)嘴砲不作為 肯定賠付 無異護航
立法院監督行政,立法院專責監督金管會的財政委員會立委又幹了什麼呢?

從 2012 年至今,財政委員會立委針對幸福國寶人壽案一共只質詢 13 次,次次無關痛癢。依保險法 149 條明文規定,金管會對保險業的處份除了「接管」之外,尚可「勒令停業清理」或「命令解散」。金管會只選擇接管賠付,而不用勒令停業或是命令解散,造成一家民營公司的虧損,竟由政府出面買單。

明明金管會政策的選擇,大有問題—-政府宣稱這樣才能解救保戶,但保險法也規定政府可以先墊支給保戶,以降低其損失,立法院財委會不僅沒有記取 2012年國華人壽由國庫賠付案的教訓,財委會更沒有質疑為什麼金管會只有接管及賠付政策,可見立法院的監督無異護航。最突出的例子,就是立委費鴻泰沒替人民顧荷包,卻還公開肯定金管會的賠付政策,更扯的是,立委吳秉叡質詢的言論,根本就是財團立場,故意分化人民。
20151002地方法院開庭審鄧文聰
行政縱容,立法漠視,司法??【掏空人壽海外洗錢,檢調討回人民的錢!】

聲援團體:台灣客社社長黎登鑫、許榮棋

 


延伸新聞重溫:

鄧文聰購買信義計畫區D1、D3土地小歷史 (2015∕4∕10自由時報報導)

鄧文聰接手幸福沒多久就看上D3,九十八年以六十二億元標下,超限卅三倍買地,遭金管會強制在一年內出售。最後輾轉由宣稱台港澳資金合資的富創建設買下;但富創登記地址就在幸福樓上,且與鄧文聰轉投資的長鴻營造關係密切。
富創建設資本額八億元,董事長是香港商金皇置業負責人馮志明;但市場盛傳,鄧文聰才是富創的實際負責人。
鄧文聰任內還有一筆信義計畫區D1土地也惹議,一○○年金管會認定幸福投資D1遲未開發而祭出重罰。日前有媒體接獲爆料,指一○一年幸福將D1持分以遠低於市價且非公開標售方式轉售量友全建設,量友全一個月內放棄合約,同樣由鄧主導的精聯建設承接。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