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最低收益率不能廢,別做炒房幫兇

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本週一宣布,保險業不動產最低收益率限制從2.805%調降1碼(0.25%)到2.555%,中長期讓保險業者「自訂收益率」,改由公司自主管理。從緩降到廢除,此舉是放任壽險獵樓炒作、緊箍咒全面鬆綁的重要宣示。現在放鬆對嗎,收益率限制又該廢除嗎?

回顧不動產最低收益率門檻限制的行政命令,屬於「保險業辦理不動產投資有關即時利用並有收益之認定標準及處理原則」,2011年當時為防止壽險業者大肆獵地,風險過度集中而開始設立。此限制在免於壽險炒樓飆天價,同時維持保險業財務安定、控管風險,然而這兩個狀況發生改善了嗎?


壽險買房正火熱,不需提油澆火

回顧今年10月份交易,元大人壽標下國產署南京東路土地後,10月加碼買下鄰地旅館,欲合併興建總部大樓。富邦人壽購入桃園市頂級辦公室3個樓面、新光人壽購入士林區百齡段445坪土地,投資作住宅或聯合鄰近企業土地整片開發。中信壽15億購台北車站亞洲廣場大樓二樓、及私募資金10月砸下151億買下中信金大樓。絕無房市低迷,壽險賣氣正旺,金管會完全沒必要進場添柴火。

當規定壽險業買大樓的租金報酬率不得低於2.875%時,就限縮炒作壽險投資標的,也牽制住房屋市價的哄抬上限。但只要一寬鬆,業者評估當租金不變下,只要門檻調鬆半碼(降0.125%),保險業的喊價空間多約5%,調鬆1碼(降0.25%),喊價空間則約多出一成。壽險業近年投入不動產資金非常可觀,從2011年5435億元、2012年6435億元、2013年8199億元、2014年1兆898億元,2015年截止至6月,就已達1兆1111億元。放寬根本就是放妖魔鬼怪入場,由政府撐腰,更別說廢除無限制後會有多恐怖!

 

收益率放寬,房市泡沫化更嚴重

2014年底,曾銘宗回應投報率時,表示台灣「房價租金比」約64倍,不僅居全球之冠,逐年攀升,房市泡沫化越攀越高,正因風險高,收益率門檻沒有空間調降。租屋價格是反應需求的合理價格,而房價租金比越大就表示房價背離合理價值越遠,反映泡沫化嚴重,台灣平均卻要花64年租金才等於房價,遠遠高於國際大城市平均水準33~35年,而壽險資金正是助長泡沫化最主要的資金源頭。

事隔一年,金管會面對風險立場驟變,曾銘宗根本自打嘴巴,毫無專業操守與原則。門檻調降,難道是因為泡沫化危機真的解除了嗎?如此台灣房價將會徹底崩盤徹,而金管會就是台灣房價炒作與維繫破沫假象的劊子手!

 

金管會該管理風險,支撐泡沫本末倒置

寬鬆與廢除門檻,是錯誤的金融監理政策,漠視泡沫卻盲眼支撐房地產加助房價攀升,反更深化房地產泡沫,更陷壽險業於危機。如此惡性循環,請問曾銘宗這合理嗎?保險業不動產收益率限制沒有放鬆空間,更無須廢除。

日前央行降息半碼,連帶調降最低投報率(使得原本維持3年的2.875%,隨利率機動調整至2.805%),加上台幣貶值後資金更多,實質已對壽險業買房祭出雙重利多。面對泡沫風險仍在、壽險投資不動產熱絡、已享政策利多下,根本沒理由鬆綁門檻、放任炒房!壽險業者積極遊說要三碼,曾銘宗修改行政命令給一碼,在任期只剩二個月下鬆綁門檻,根本只是美化經濟成長的帳面數字,實則掩飾振興經濟無方案,選舉前夕收買保險業者民心,把全民承擔炒房代價給便宜賣了。

政府一手打房、一手炒房,大玩兩面手法。曾銘宗賺得不分區立委資格,未來作立委又會如何與金管會裡應外合,大開炒房之門呢?政權輪替後,綠色執政會修改嗎,抑或欣然擁抱炒房立場呢?誰又會真正對付壽險業這個炒房原兇呢?

 

徐苑斐(人民民主陣線鏟土豪行動成員)

來源:天下獨立評論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3580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