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8金管會】就責曾銘宗,朝陽人壽不該行政寬容與現金賠付

賠付主委變 「陪富」立委 ,曾銘宗風光下台  人民GG惹

2月1日即將成為新科立委的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於任內最後一週,接管朝陽人壽。媒體大稱,曾銘宗勇於負責」,趕在卸任前出手,不想把爛攤子留給新政府。人民民主陣線鏟土豪卻認為,曾銘宗任職金管會主委二年半,是拿人民納稅錢 「賠付」壽險業財團,換取他進入立院成為幫財團護航的「陪富」立委門票!今天金管會替曾銘宗辦歡送會,我們來給算責任。

民陣鏟土豪行動去年(2015)一連串抗議行動,讓金管會原要賠付600億元標售出幸福、國寶人壽,減為賠付303億元,賣給國泰人壽。如今,曾銘宗卸任前又再「接管」,將進行「賠付」 處理朝陽債務,民陣完全不同意爛戲重演,再讓人民賠錢,替財團收爛帳!

建立淘汰機制,非救援機制

過去政府對問題壽險業都是賠付標售,包含國華、國寶與幸福人壽,總計金額已達2857億元!政府花這麼多全民共有稅收,去幫國民黨事業、財團搞出的爛攤子收拾,卻未能建立一個讓壽險業自行承擔清算義務的淘汰機制,真是讓人民匪夷所思?!

這些壽險業長期為了搶客源,推出獲利高的保單來吸金,然後吃飽喝足,以經營不善,讓政府出錢、全民買單來收拾這些爛攤子。這種長期的 「救援機制」,美其名是保障該壽險業保戶權益,但事實上卻讓這些財團躲掉其該負的清算義務,就連先前每家壽險業都該提列的責任準備金,都不知道跑去哪位股東的口袋裡?此外,也讓消費者不負起嚴格挑選保險公司的責任。因此,民陣‧鏟土豪認為,要對金融秩序安定具有正面意義,就要建立真正的淘汰機制。該倒的壽險業就讓它倒!

 

行政寬容措施,是全民資產與風險承擔

金管會聲稱,不會再用現金賠售,而是以行政寬容措施來賠售給承接的第三方。民陣鏟土豪行動認為,行政寬容賠得更可怕,現金賠付還有帳可算,行政寬容是讓財團狂賺的隱形支票,此等用手段破例開放規則更不可取。

以國寶幸福賠付給國泰人壽的四大行政寬容措施中,所謂「保單死差、利差互抵金額」為例,這明明是國壽應該依照每年實際發生的死亡率,其若低於預定死亡率時(稱為「死差益」),或是市場利率高於預定利率時(稱為「利差益」),就該退回給保戶的費用。光這項優惠,就可讓國壽添增500~1000億元的帳上利益,未來只要繼續開門營業,每年僅死差、利差互抵進損益表的金額,就有60~100億元水準。如今,金管會還以行政命令剝奪了國泰人壽保戶應有的權益,根本是拿無辜的國壽保戶利益去擦財團的屎?!

更別提所謂 「放寬國外投資限額及計算保險業資本適足率(RBC)提供寬容期」等,更是讓全民提高承擔風險的比例。這些措施開放,就如原本高速公路限速110公里,現今開放特定跑車能以200公里時速運行,本質上就是提高其他駕駛人及道路危險。不該訂做遊戲規則變成恩惠,有違控管風險職責。

 

金管會監管不力,該究其責!

朝陽人壽在2005年RBC就低於200%,2007年淨值為負數,2008年到2014年過程中,曾增資13億元,但仍無法達法定標準。2010年開始僅進行三次現金增資,金額卻都只有二、三億元。甚至到了去年(2015)年底,朝陽大股東還擺出再增資RBC還是不夠,乾脆就不增資的爛姿態。這些財團之所以敢「吃乾抹淨」如此囂張,都是金管會的放縱!2013年5月監察院就經營不善壽險公司財務缺口嚴重惡化,予以糾正金管會。但金管會依舊不理!

翻開金管會對朝陽人壽的監管歷史,從2012〜2015年對朝陽進行7次行政裁罰,竟都採最低罰鍰方式處罰。以曾銘宗任內的懲處為例,2013年7月24日金管會認為該公司辦理不動產取得相關作業涉有缺失,違反保險法相關規定情事,應核處罰鍰新臺幣150萬元整。若依照其違反情事內容來看,分別可處罰 「新臺幣60萬~600萬元罰鍰」,以及「處新臺幣90萬~450萬元罰鍰或勒令撤換其負責人;其情節重大者,並得廢止其營業執照」。也就是說,就以罰鍰為例,曾明宗卻用60萬與90萬元最低罰鍰來懲處,這能發揮什麼警惕作用?!

 

綜觀以上,民陣鏟土豪行動認為,如此監管不力,導致要以接管、賠售方式再度處理財團捅出的爛攤子!應該要被算總帳!金管會曾銘宗應該被究其行政責任!

鏟土豪行動將於今日曾銘宗的歡送會上去金管會親送他,並提出訴求:  

 一、金管會應該立即以「勒令停業清理」朝陽人壽,不得任何行政寬容、與現金進行賠付!

二、金管會應該說明清楚安定基金「賠付標售」幸福、國寶人壽案的法源依據,否則簽約無效!

三、金管會應公開透明標售幸福、國寶人壽案相關合約內容,由全民檢驗!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