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社會住宅何須再興建?徵收第四戶,台灣徵、還、賺!

A0390083-640-2

總統辯論拖延了許久終於上場,我們看到藍綠因爭取2016總統大位,雙方人馬接二連三爆發炒房養地醜聞,王朱蔡都曾在不公平的居住政策上獲利(註1)。前幾天在總統辯論場上,朱蔡再度拿此事出來說嘴,互批對方炒地皮,顯見雙方都還沒認各自的帳。更關鍵的是,養地和囤房正是台灣高房價的禍根(註2),不管誰上任,能夠在政策上繼續容忍這樣的行為發生嗎?這點,雙方都迴避。

人民民主陣線(以下簡稱民陣)認為,台灣高房價的解方,‪‎不在新建更多社會住宅‬,因為台灣房屋早已供過於求。擁有4戶以上的人,只佔台灣總人口的1%,卻持有180萬間房屋(佔總體房屋比例的16%),我們認為應該實行「徵、還、賺」,徵收1%囤房者的第四戶,‪將他們囤積的百萬房屋「還」回來‬,‪‎讓99‬%平民共享,才能「賺」一個漲價歸公、平均地權的社會。

閱讀更多

投書:最低收益率不能廢,別做炒房幫兇

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本週一宣布,保險業不動產最低收益率限制從2.805%調降1碼(0.25%)到2.555%,中長期讓保險業者「自訂收益率」,改由公司自主管理。從緩降到廢除,此舉是放任壽險獵樓炒作、緊箍咒全面鬆綁的重要宣示。現在放鬆對嗎,收益率限制又該廢除嗎?

回顧不動產最低收益率門檻限制的行政命令,屬於「保險業辦理不動產投資有關即時利用並有收益之認定標準及處理原則」,2011年當時為防止壽險業者大肆獵地,風險過度集中而開始設立。此限制在免於壽險炒樓飆天價,同時維持保險業財務安定、控管風險,然而這兩個狀況發生改善了嗎?

閱讀更多

投書:柯市府絕不能賠錢了事,追討日勝生不當得利

大法官會議就美河市以大眾運法徵收民地,卻聯合開發為違憲。(資料照/楊子磊攝)

大法官做出732號解釋,判定爭議十多年的美河市案,北市府徵收人民土地的作為違憲。大法官解釋出爐後,柯文哲市長反應,想到市府要賠兩百多億給地主就「腿軟」,日勝生反應則是,這屬於北市府與地主間的爭議,跟日勝生無關。對我們老百姓來說,如果台北市政府的反應僅止於賠錢了事,我們可真是輸到脫褲!

為什麼說我們老百姓是輸到脫褲呢?

市府對於當年違憲強徵民地當然要負責,但是我們要問,難道當年強徵民地,得利的是台北市政府嗎?眾所皆知,在權利分配上,日勝生得利遠多於市府。那麼,人民既沒有從美河市中得到公益,現在又要從我們納稅錢裡去賠償當年的地主嗎?不!如果當年日勝生與馬市府掠奪了最大利益,當然要追究官商勾結與日勝生的不當得利,而不是市府輕輕放過強盜,還把百姓當冤大頭!

閱讀更多

投書:蔡英文和洪秀柱不敢拿高房價禍首開刀,只拿社宅搪塞

天下資料,劉國泰攝影

在都會區房價高漲的民怨中,提供平價住宅儼然成了總統候選人的萬靈丹,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承諾8年20萬戶社會住宅只租不賣,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則主張興建公民住宅,讓有工作的人都買得起房子。蔡或洪雖然在出租/出售上有差異,但他們不約而同主張房屋的來源:一、透過都更發放容積獎勵,二、政府出公有地,與民間合資興建。

顯然,洪、蔡的解法,是認為既然市場上缺乏平價住宅,那麼就由政府用公家資源來蓋房子;但是,我們認為,台灣的居住問題並非供給不夠,而是房屋土地分配不均,過度集中在少數人手上。因此,要取得資源也該是要求財團、投資客把囤積的房地吐出來,而不是再叫受薪階級自己救自己,拿我們的納稅錢和公有地來用。

● 增加住宅供給,真的是當務之急嗎?養地與囤房才是根本問題! 

閱讀更多

投書:保險大騙局

20150428金管會行動

就在媒體輿論聚焦遠雄大巨蛋的同時,另一場弊案也在進行中,奇怪的是,這場規模絕不小於巨蛋的弊案,除了馬政府硬幹到底,民進黨竟然也默不作聲,媒體報導更是不成比例的少。(註1)

這個弊案是幸福人壽與國寶人壽的賠付標售案,這兩家保險公司因為被老闆掏空,虧損過高,去年由政府接管,今年3月底賠付標售,由國泰人壽得標。通常,政府標售是為了賺錢,最差的情況是至少不要賠錢;但這個標售案所謂的「賠付」,竟是全民倒貼303億,替兩家把保戶錢A走的無良保險公司收爛攤。從這個弊案看到的,不只是政府與財團的勾結,還包括我們投入的保費,可能害了我們自己。

讓我慢慢說起,以幸福人壽為例。

閱讀更多